【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十七上

十七上

原来白玉堂已决定不打算询问,但既然棠蕾愿意相告,那他也不用再犹豫。反正去问那猫也不会得到他任何的回答,倒不如从他的师姐这里了解,说不定会知道的更全面。可惜,白玉堂的想法是好,现实却相差过大。

听了他的询问,棠蕾连想都不想,干干脆脆地回给他三个字“不知道”!听得白玉堂一阵火大!明明是她要自己想问什么尽管问,结果他问了,她却回不知道。这算什么?耍他很好玩?若不是看在她是那猫师姐的份上,目前又只有她能救治那猫,他白五爷何时会如此被人捉弄跟戏耍?见棠蕾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白玉堂暂时压下心中怒火,面上依然保持着冷然的样子,语气冰冷地道。“你在耍爷?”

掀起眼皮瞥了一眼白玉堂,棠蕾又换了另一只手托着下巴,懒懒地回。“耍你?不好意思,本姑娘没那个爱好。”看着白玉堂眼中不再掩饰的怒火,棠蕾赶在他爆发前接着道。“我虽说要你尽管问,但也说过只要我知道的就会告诉你。小昭是我师伯捡回来的,我们连他的娘是谁都不知道,又如何知道她怎么中的毒?”

微微蹙眉,白玉堂并未接棠蕾的话。没想到那猫竟是孤儿,看来要想知晓他的母亲如何中的毒,得先弄清他的身世才行。不过,看样子从棠蕾这边也问不出什么,那他也不用在此多浪费时间。恰巧这时为展昭诊完脉的唐斌走了回来,白玉堂站起身,也不去管他诊脉的结果,重又回到展昭的房间。

唐斌诊脉的结果白玉堂最终也未能知晓,他只知道在第二天一大早,唐斌便与棠蕾匆匆离去,想是他们去找那个什么黑色彼岸花了。棠蕾在临走之前留给展昭一个药瓶,白玉堂打开看过,里面只有两枚药丸,跟展昭还剩余的药丸一样,是为他压制体内寒毒所用。

通过公孙先生跟大嫂的研究,这压制寒毒的药丸制作不易,所含药材天南地北,非常难得。这也就是说,之前棠蕾所写的药方根本没用在里面。那么她写的那些药材的用意为何?用来迷惑他们?这个理由有些牵强,毕竟都是为展昭好,她没必要不让他们知晓药的配方。然而那些药材究竟有何用处,他们却都说不出来。只想等日后见面,再行询问。

不过休息了几天,展昭便又投入到追查西夏杀手的工作当中。对此白玉堂一反常态的不予阻止,反而跟着包大人进宫请旨,希望协助包大人一起调查。赵祯当然不会反对,他很看好白玉堂的能力,虽然为不能为他所用而遗憾,但能得到他的帮忙他也知足了。以白玉堂所想,就算他现在阻止了,那猫也不会听他的,倒不如帮他早些弄清楚,他也好有理由为那猫请假,带他回陷控岛好好的休养。

对于白玉堂要帮忙,展昭自然不同意,奈何他先一步请了旨,他也不能再说什么。想着白玉堂比自己更了解西夏,说不定能尽早查出幕后之人。这次的行刺究竟是西夏国主李元昊的授意,还是有人蓄意挑拨,他都必须查个清楚,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通过调查,那些杀手确实来自西夏,他们是早就潜入大宋,只不过直到现在才利用赵祯外出的机会前来行刺。如此看来,他们也真够能忍,也够小心。知道皇宫守卫森严,没有贸然潜入刺杀,一直隐藏在大宋,专等赵祯外出的机会。

细查那些西夏人潜入的时间,也不知是不是巧合,跟他们遇到夏初松的时候差不了多少。难道说夏初松所说的都是真实的?但为何他跟白玉堂在西夏王宫中没有探出任何消息?

怀揣着疑问,展昭向赵祯复了旨,然后与白玉堂一起前往夏初松那里,打算再向他询问有关追杀他的杀手之事,看那伙杀手跟刺杀圣上的这帮刺客是否是同一批人,或者是同一批潜入的另一队人马。

来到夏初松的宅院,发现人不在家,略一思索,展昭跟白玉堂又转而去往了李苍珠那里。不出意外,他们果然在李大娘家里见到了夏初松。找个理由把李大娘支走,展昭开门见山的询问他这两帮杀手是否就是同一批人。虽然他还怀疑是不同的人马,不过可能性不太高,所以他只问那一种可能。

夏初松似是知道展昭会有这么一问,倒也没感到惊讶。在关切地询问展昭的身体是否恢复健康,又得到他肯定的回答后,才回给展昭一个他已预料到的答案,他们确实为同一伙人。

之后,夏初松便把自己为何会认为他们是同一伙人的证据一一道来。毕竟他与他们都有过交手,虽然那帮杀手的武功路数有所改变,但在一些细节上还是逃不过他的双眼,怎么说他也是在西夏长大,自然比白展二人更为熟悉他们的习惯。

在他的伤完全康复后,便开始调查追杀他的那帮杀手潜伏到了何处,可惜时隔这么久了,连开封府都没查出他们的行踪,他这个不熟悉大宋的人更是找不到任何线索。

联想到自己所知的那个秘密,他肯定那帮人定会在京城下手,所以他也不再浪费体力,只待在京城,专等他们自己露出行踪,只是他们隐藏的太好,他一直未能找出他们。后来听说大宋天子要出外祭天,他知道那帮杀手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便也跟着前来。只不过他并未一开始就现身,怕自己先被当成刺客,后看到情况危机,这才不顾一切的出手。

  

我就找事吧,离换太子的内容越来越远……

评论(6)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