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现代】当时只道是寻常 十八下

十八下
  
  

这边展昭已经快速洗漱完毕,那头白玉堂还在赖床。他昨晚,正确的说应该是今天凌晨三点才睡,那时虽然很困,但因为疲劳过了头,反而没那么容易睡着,直折腾到将近四点才睡过去,此时是睡得正沉的时候,虽然听到了那猫叫他起床,但也是听到而已,没两分钟就又睡过去了。所以当展昭洗漱回来,看到的就是白玉堂在他自己的衣服裤子下,睡得正香的模样。
  
  

又看了眼时间,展昭知道再拖下去到公司只会更晚,便又叫了一回白玉堂,顺便为这位白二少爷准备好洗漱用具。然而当他回到卧室,依然看到的是白玉堂睡得不省人事的样子。知道不能再任由白玉堂这么睡下去,展昭决定直接动手。
  
  

于是,两分钟后,白玉堂捂着脸,呲牙咧嘴地去洗漱。死猫,下手真狠!一般人叫人起床会直接朝脸招呼的么?叼着牙刷,白玉堂特别跑到有镜子的卧室里照了照。望着镜中的自己,白玉堂点头,还好,形象没损。不过,也确实有点难以忍受,尤其碰到伤处。他只好小心翼翼,尽量减少牙刷的触碰。只是这样一来,时间又被耽误不少。等白玉堂洗漱完毕,指针直指八点。
  
  

早已穿戴整齐的展昭已经等在门口,见白玉堂依然不紧不慢,不由得出声催促。“白副总,麻烦您老人家快一点,我们已经迟到了!”在他过往的经历中,从没有过迟到一说,就算身体不舒服时,除了请假被迫休养外,也不会出现迟到的情况,现在却因为白玉堂的缘故,让他的人生中有了第一次迟到的经历,他真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无奈心情。
  
  

轻揉着自己依然疼痛的脸庞,白玉堂慢悠悠地走到冰箱处,打开冰箱门翻找可以用来当早餐的食物。“急什么?今天我们不去公司,休息!”找了半天没找到适合的食物,白玉堂又忍不住抱怨。“你这里怎么什么都没有!”
  
  

淡淡地瞥了一眼还在努力翻找的白玉堂,展昭忍不住在心里腹诽。谁知道你白二少会住在这里,还要蹭饭吃!他平时很少在家里用饭,哪儿需要准备什么食材?而且就算会在家里吃饭,也多是叫外卖或是吃泡面,更不用留什么食材在冰箱。当然,这些他只在心里诉说,没有明着说出,不然那小白鼠定会抓着这事不放,浪费时间。于是,再开口时,他说了另一件他不知道的事。“休息?”他怎么不知道今天是休息的日子?
  
  

实在是翻不出什么东西,白玉堂索性放弃。拿出手机叫了外卖后,这才回了展昭的疑问。“对!今天我们有其它事要办,所以休息。”想了想,白玉堂又补充一句。“当然这是白爷临时做的决定,你不知道是应该的。”
  
  

看白玉堂一副理由应当的语气,展昭也不去计较他的反常,反正从他出院后,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既然不用去公司,展昭便先脱了外套,坐到白玉堂对面,更为疑惑地问。“我们今天要办什么事?”
  
  

“先把你家药箱给爷拿来!”没有回答展昭的问题,白玉堂一边轻按自己的脸,感觉一下是否肿了,一边不满地嘟囔,却又故意要展昭听到。“臭猫,你就不能好好地叫爷起床?非要使用暴力!”他虽然不是特别在意自己的外在形象,可有谁会愿意肿着一张脸出门在外?
  
  

“谁让某位少爷怎么叫都叫不醒,我只好用点特殊手段了。”抬眸看向白玉堂,从他的动作中展昭自然明白他在担心什么,于是便淡然地道。“放心!我下手有分寸,不会损坏你白五爷的形象,不会肿起也不会变青。”说完,展昭起身取来自家药箱递给白玉堂。
  
  

伸手接过展昭递来的药箱,白玉堂边打开盖子边腹诽那猫的举动,只是还不待他完全打开药箱,突然盖子又重新盖上,因为力道过大,塑料制的药箱还发出了清脆的声响。抬头对上始作俑者,白玉堂不满地问。“猫大人,你这又是何意?”
  
  

紧紧地按着药箱的盖子,展昭语气不变地道。“我帮你找还能快些。”说完,展昭又拿回药箱,重新打开盖子,翻出了药膏递给白玉堂,始终不给白玉堂看里面的药品。
  
  

顿了一下,白玉堂才接过药膏,然后走到卧室,对着衣柜上的镜子擦药。对于展昭刚刚的举动,他大概能猜出原因是什么。估计那猫是突然想起药箱里还放着治疗心肌炎的药,怕自己发现才阻止自己翻看药箱。想到这里,白玉堂撇了撇嘴。再藏也没用,白爷早知道了!
  
  

仔细地擦完了药,白玉堂把药膏丢给展昭,没说什么。既然那猫想要隐瞒,那自己也就跟着装不知道。眼见着展昭收好药箱,白玉堂刚坐下,门铃正好响起,是他订的早餐到了。
  
  

两人没有过多的废话,迅速解决完了早餐后,展昭这才又重提之前被白玉堂转移了的话题。“白副总现在可以说我们今天要办什么事了吧?”看现在的时间,已经过了九点,再不出去,办什么事都来不及了。
  
  

抬腕也看了一眼时间,白玉堂先不急着回答,而是拿出手机挂了个电话,不耐烦地催促着对方赶紧加快速度,然后也不给对方回答的时间,果断将电话挂断,这才丢给展昭两个字。“搬家。”
  
  



猜猜搬哪儿~

评论(10)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