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现代】当时只道是寻常 十九中

十九中
  
  

“白爷才不是担心这个!”不耐地打断展昭,白玉堂来回踱着步子,思考着该如何跟那猫说。简短的思考了一会儿,白玉堂也不打算再藏着掖着,这可不是他白五爷的性格,今天怎么样也要跟那猫全部摊开来说,也不给那猫敷衍自己的机会!
  
  

有了这个决定,白玉堂停止踱步,随意坐到展昭的旁边,突然转移了话题。“还记得上次我们被关在电梯里的事么?”并不指望展昭回答,白玉堂相信,只要那猫没有失忆就绝对会记得,所以他也没给他回答的时间,自顾自地往下说。“那天,白爷在电梯里捡到一片药片。”没有说出是自己从捡到的药瓶里偷拿出了那片药片,白玉堂只看展昭会有什么反应。
  
  

内心一惊,展昭面上却未显露半分。回想了那天所发生的事,他自信自己并没有遗漏什么药片,为何白玉堂会这么说?他如此说的用意又是什么?在暗示自己他知道了些什么么?脑中飞快地思索着这些,展昭装作不在意地道。“是么?”
  
  

淡淡地瞥了一脸波澜不惊的展昭一眼,白玉堂也不挑破他对自己的假装与自己调查清楚的隐瞒,就好似什么也不知道一样,只单纯地与展昭讨论这件事。“你说,白爷是不是该炒了那位负责清洁电梯的员工?竟胆敢偷懒不打扫干净。金华可不需要这种不认真负责的人。”
  
  

不明白白玉堂怎么又转移了话题,他还以为那小白鼠一定要针对那片药片而问出个所以然,虽说他还没想好如何应对,但已决定了要见招拆招,哪料到白玉堂突然又转移了话题,改为与自己探讨辞退员工的问题。
  
  

实在猜不透白玉堂的意图,展昭唯有小心应对。“这点小事不至于炒人鱿鱼,或许那人只是没注意到而疏忽了,简单的处罚就好。”
  
  

“好!就依猫大人所言。”微微向后仰了身子,白玉堂以手作为支撑,就这么拍板定论。这么直接地听取别人的意见,如果是让熟悉白玉堂的人知晓,定会惊讶万分,怀疑白玉堂是他人假扮的。开玩笑,有谁见过白家二少这么好说话过?
  
  

对此,展昭倒没有多少惊讶,他现在更为关心的是,白玉堂把他带来这里,就为了说这事?而且这事跟他搬不搬家,甚至是搬来这里没有任何关系。到底白玉堂这么做是有何目的?虽说他不是好奇之人,不过总也抵不过白玉堂总是这么突发奇想,所以展昭这回主动询问。“白副总究竟找我有什么要紧事?”总不会就是让他帮他处理犯错的员工吧?
  
  

听那猫主动问起,这倒正合了白玉堂之意。虽然他是打算全部跟那猫说清楚,不过,在见到那猫又跟他玩心思装糊涂后,他便临时改了主意。装傻充愣谁不会?坐直了身子,白玉堂不答反问。“你对上次的电梯故障这件事怎么看?”
  
  

“应该是有人蓄意破坏。”略一犹豫,展昭才开口回道。他也不是没有对这次的事故有所怀疑,毕竟他们所乘坐的电梯是高层专用,不能说不会出事故,只是这么重中之重的电梯,怎么也得精心维护,会出事故的几率微乎其微,又怎么那么巧,在那个时候故障?根本不用调查也知是有人故意破坏,就是不知那人是抱有什么目的。
  
  

“不是‘应该’,而是‘就是’!”纠正了展昭保守的回答,白玉堂并不奇怪他会看出,否则也不会询问他。这事做的虽然巧妙,却还是有明显的破绽,不知是那人太过笨拙,还是故意如此!转头注视着那猫,定定地看了数秒,白玉堂还是没问出他心中的疑惑,转而问了其它。“你现在知道白爷为何要你搬来了吧?”
  
  

“嗯?”略带疑惑地看向白玉堂,展昭一时没跟上他的思维。刚刚还在讨论电梯故障的问题,还没什么结果,就突然又问他知不知道为何要他搬来,这思维也太跳跃了。况且,电梯故障跟要他搬来这里之间没任何联系,要他去哪里知道?实在想不出原因,展昭只好问他。“为何?”
  
  

听了展昭的回问,白玉堂差点没忍住怒火。这猫是故意的吧?他都说的那么明显了,他还不明白?看那猫的样子,也不像是装糊涂,无奈,白玉堂只好挑明。“你不会不知道这次的事故冲着谁来的吧?”
  
  

闻听此言,展昭沉默不语。他当然知道这次的事故是针对某人而设,只是还没明白究竟针对的是谁。毕竟使用那个电梯的人不止他和白玉堂两个人,当然他也不排除那人针对的是他,只是……如果真是这样,他更不能留在这里。想到此处,展昭站起身对白玉堂道。“白副总,我还是不能住在你这儿。”
  
  

“理由。”瞥了一眼展昭所在的方向,白玉堂目光微动,随后懒懒地倚靠在床头,难得没有因为展昭的拒绝而动怒。他倒要看看,这猫会给自己一个什么样的理由。反正不管是什么,结果也不会改变!
  
  

理由?理由当然是,如果那人是针对自己而弄出电梯事故,那么他留在这里,只会给白玉堂带来危险。毕竟白玉堂所住的地方并不是白家大宅,安全问题不如那里。他可不想多做连累,只想快速从这个项目中抽身,早日离去。可是,他该怎么跟白玉堂说?挑明只会惹来白玉堂的追问,隐瞒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最后,他只憋出了三个字。“不安全!”
  
  


答案揭晓~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