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现代】当时只道是寻常 二十六中

二十六中
  
  

“!!!”展昭这一惊可谓非同小可,他能感觉到自己全身上下的汗毛都竖立起来。大脑无法运转,身体下意识做出反应,直接抬腿就踢,却被早就预料到他动作的白玉堂先一步压住双腿。现在他的手脚都被白玉堂禁锢住,虽不至于完全动不了,但若想挣开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搞定。至此展昭也稍稍冷静下来,皱紧双眉,望着已经闭上双眸的白玉堂。“你……”
  
  

一句话还未说完,白玉堂一把把展昭的头按进怀中,在他剧烈挣扎之前低语。“别动,让我就这么抱一会儿。”顿了一顿,白玉堂又补充。“就一会儿。”然后将人又搂近了一分,嗅着他身上淡淡的,几不可闻的药味。真的是很难闻到,若不是他离得近,嗅觉又灵敏,根本闻不出。
  
  

“……”不知道白玉堂这是又怎么了,展昭考虑了一下,终是没再挣脱。只是被人这么搂抱着也实在别扭,而展昭也没有午睡的习惯,原以为自己不会睡着,却没想到,没过多久,他真就平缓了呼吸,安心地睡去。
  
  

察觉到怀中人已然睡着,白玉堂松了力道,却仍没放手。很奇妙的感觉,从没与人如此亲近,更何况对象还是同一性别的男子。没有讨厌,没有恶心,有的只是舒心,还有点点的喜悦。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早在电梯事件后,白玉堂就知道自己已经不再看展昭不顺眼,后来又发现不但不讨厌他,还有点喜……欢?可又不是兄弟朋友间的喜欢,总觉得差一点感觉。曾经想着可以慢慢想通,但赵祯那突然的动作让他认为不能再慢下去,于是今天他就尝试,看看这样贴近这猫,自己会是个什么反应。没有觉得反感是一定的,然而也仅止于此。本来也是,这么短的时间哪能感觉出什么?最后白玉堂决定,日后都这么做,说不定哪天就能想明白,况且抱着这猫还很舒服。如此想着,白玉堂也闭上了双眸。
  
  

两人这一觉直睡到下午三点多,起来时都快到下班时间了。急匆匆地穿上外套,展昭想不明白他怎么会睡得这么熟。没空计较白玉堂什么,也没管床上凌乱的被褥,展昭穿戴整齐后拉开休息室的门就走了出去。直接扑到自己的办公桌前,继续今日未完成的工作。
  
  

没一会儿,白玉堂也跟着出来。不紧不慢地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白玉堂并未继续工作,而是整理起了之前所查找的线索。通过这些天反复地查看,他倒是找出了几个可疑之人,剩下的,就是要查查他们在事件发生前后,都去过哪里,接触过什么人。另外他还要跟四哥通个气,两方交换下信息,以便再缩小下目标。
  
  

时间一晃就过去,下班的时间很快到来。本来两个人就拖到很晚才工作,自然工作不多久就到点下班了。白玉堂向来不会加班,除非是在有重大事件的时候,然而到了那时便是金华最艰难的时刻,这种情况少之又少,所以他一般都是到点就下班,最多在需要与几位兄长一同回家时,会多等他们一会儿。当然,要除去一开始折腾某只猫那次,那绝对是例外中的例外!
  
  

将电脑一关,白玉堂走到还在忙碌的展昭旁边,招呼他一同回家,然而展昭却拒绝了。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展昭低头盯着手中的文件,随口回道。“从今天起,我要回赵家,这是赵总的吩咐。”
  
  

完全没想到来到帝仁之后,会有这样的发展,白玉堂一时还真没准备。不过这对他来说也不算问题,他只是没预料到会有这种情况。拿出手机按了几下,然后白玉堂对展昭说道。“那我们就去赵家。”
  
  

手上的动作一顿,展昭抬头看向白玉堂,十分不解地问。“你也去赵家?是有什么事?”按理说,白玉堂如果有事,应该直接联系赵祯,就算他本人目前处于关机状态,他也该找其他负责人,又为何非要去赵家?难道他要找的人是……赵祺?
  
  

“……”无声地骂了句“笨猫”,白玉堂已经懒得多说废话去说明什么。趁着展昭现在并未有什么动作,他快速地把展昭面前的资料整理好放到一边,然后晃了晃手中的钥匙。“我送你去赵家。”
  
  

微一愣神,展昭这次倒没立即拒绝。回想之前几次的经历,深有体会的展昭在简短地思考了一下后,同意了白玉堂送他去赵家的提议。能不同意么?就算他想拒绝,那小白鼠也会搬出一大堆理由,逼着他不得不同意。至于工作……也只能明天多加努力了。
  
  

来到赵宅,依然是陈林负责接待。白玉堂在用过晚餐,吃过餐后水果后,捧着陈林泡好的香茗,正慢慢品着,一点要起身离开的意思也没有。反而很惬意地倚靠着沙发,欣赏着电视里播放的泡沫剧。
  
  

看着就算是这种电视剧也能笑出声的白玉堂,展昭不清楚他究竟想要做什么。抬腕看了看手表,已经快到十点了,实在不适合再留白玉堂在此。然而他目前的身份并不好开这个口,陈林又只是管家,现在唯一能让白玉堂离去的人就只有……可他应该要那人出面么?
  
  

就在展昭犹豫之时,白玉堂按灭电视。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然后很自然地问展昭。“时间不早了,我们是不是该休息了?”
  
  


唔……我好像在避免发展感情囧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