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现代】当时只道是寻常 二十八下

先说,我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大家不要深究啊。
另外,还是出现了BUG,让我圆回来了,希望不会太突兀……






二十八下


听到白玉堂出口的问题,涂善这才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心思转了一转,最后涂善挂上职业性质的笑容,语气和善地道。“当然,襄霄非常荣幸能够再次与金华合作。只不过……”话音一转,涂善有些为难地道。“谈合作的事是由赵总经手,具体情况我并不清楚,跟我谈也是无用。”涂善口中的赵总,指的只会是赵珏。


右腿搭上左腿,白玉堂倚靠到身后的沙发背上,状态慵懒。“如果涂总经理说的不算,那你还待在这里做何?”白玉堂的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显了,既然涂善无法做主,那就趁早滚蛋。当然,内心的真实想法,暂时不好表现的太过明显,但被浪费了这么久的时间,白玉堂可不会不表达出自己的愤怒,言语太过挑明不行,那就稍稍委婉下。


微微变了脸色,但很快,涂善就又恢复原来的微笑。“白副总说笑了,我这不是替暂时抽不开身的赵总接待你们两位么。总不能一直晾着你们不管,这样太失礼数了。不然若是传扬出去,会说我们襄霄的人自视甚高,目中无人。”


挑了挑眉,白玉堂在心中忍不住腹诽。你也知道你们在一直晾着我和这猫么?不想再多说废话,也不想跟涂善浪费什么时间,白玉堂站起身,表示既然赵珏没空,那他下次再来拜访。说完,顺手拽起展昭,也不给他出声的机会,更没通知涂善展昭也与他一同离开,强硬地拽着展昭就走。


见白玉堂不但自己要走,还要强行带着展昭离去,涂善哪能让这种情况发生?站起身急走两步,直接拦在两人面前。虽然面上笑容不变,说话的语气却不如一开始那样随和。“白副总和展队长还是再等一下的好,相信赵总应该快回来了。”


这一次,不待白玉堂说什么,展昭首先冷下脸,语气也不复以往的温润。“涂总经理,你们一而再,再而三地阻止我们离开,究竟有何目的?”目光凌厉地瞪视着涂善,展昭又接着道。“不管你们是什么打算,我跟白副总现在就要离开,请涂总经理不要挡在门口。”


见展昭话已至此,涂善便也不再假装客套。收起一直挂在唇角的伪笑,表情瞬间改为阴冷,涂善的语气也跟着变得冷硬。“既然展队长不听劝告,执意要离开此地,那就别怪涂某心狠手辣了!”说完,涂善伸手入怀,缓缓掏出一把手枪,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展昭的心脏。


早就料到此行绝不简单,虽然没想到会发展到动枪的地步,但对白玉堂来说,还不值得惊讶。长腿一迈,挡在展昭面前,白玉堂也拿出一把银色手枪,直指涂善。像他们这种地位的人,肯定都会有几把防身的枪支,尤其他二哥还是这方面的行家,改装的枪支比一般的要强上许多。进到襄霄没被搜身是他们的失误,现在他跟这猫要脱身也不会很难。


白玉堂的这个举动倒是让涂善一愣,放下举着手枪的手臂,涂善一改之前的阴冷,重又挂上意味复杂的笑容,语气尽量保持与他们最开始见面时一样。“真想不到白副总准备的这么齐全。”把玩着手中的黑色手枪,涂善慢悠悠地继续道。“但是,你认为我为什么会放任你们大摇大摆地就这么进来?”


皱紧双眉,展昭清楚涂善绝不会虚张声势,这里肯定有什么他所不知道的原因。会是什么?还不待展昭想出原因,他就已经知道涂善所指的意思是什么了,或者说是他感觉到的。此时他全身的力气正一点点消失,相信用不了多久他连站立的力气也不会剩下。而除此之外……咬紧下唇,展昭望向站在他身前的白玉堂。虽然白玉堂目前背对着自己,但展昭清楚,他的状况也好不到哪儿去。毕竟,此时他手中的手枪已经掉落在地。


如展昭所预料的那样,白玉堂此时的状态确实不太好,不过与展昭比起来,他还是相对要好一些。这多亏了他的两位大嫂从小就对他进行各种抗毒训练,让他对多种毒素都有一定的免疫力。当然,这之中还包括各类迷药。


按理来说,大部分毒药跟迷药都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影响,那现在是……恐怕这是他们自己调配的药物。但是,他一直很小心,到底是怎么着得道?难道是那杯茶?可他确认过了,那茶里什么也没有,那现在这种情况究竟是怎么造成的?


看出白展二人面露异色,尤其看到白玉堂手中的手枪掉落,涂善知道药效终于发挥了。真不愧是季高研究的药,虽然下药的过程有些费事,不过能达到目的就好。接下来就让他再拖一点时间,好让药效完全发挥出来。因此,涂善很有耐心地告诉白展二人,他们究竟是怎么中的招。不过在这之前,他猛然一脚踢出,将白玉堂的手枪踢到远处的办公桌下。


其实白玉堂的猜测不错,最终使他们中招的,就是涂善最后让女秘书泡的茶,但这并不是全部经过。从他俩一踏入襄霄,就已经被下了药。当然这个下药不是指直接对他们做什么,而是由空气当媒介,被他们吸入身体中。


除了空气中漂浮的,含量特别少的毒气外,还有女秘书身上的香水,办公室里的空气清新剂,这些综合起来,再加上最后那杯茶,这才诱发了他们此时的无力。不过,就算白展二人不喝那杯茶也会中毒,只不过时间会很慢就是了。


说完了这些,涂善感觉也差不多了,于是停止把玩手枪,重又举起,对准了白玉堂。现在的情况下,对准了白玉堂就等于对准了展昭。凭他手中的手枪,一颗子弹穿过白玉堂再射中展昭很容易。虽然襄霄目前还不想与金华为敌,但时机难得,只好在事情过后再想办法补救了。想到这里,涂善慢慢扣动了扳机。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