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现代】当时只道是寻常 三十上

三十上

不紧不慢地为自己斟了一杯茶,赵珏完全不在意赵德芳眼中的怒火,而那些股东们,他也只把他们当成背景板。“八弟,你太过激动了。”虽然决定要对赵德芳动手,不过赵珏并未打算现在就撕破脸,所以对他的称呼依然不变。“一来就指责我胆子大,这从何说起?”

大步来到一副悠哉模样的赵珏面前,赵德芳一把扫落办公桌上的茶壶茶杯,指着他就怒吼。“别给我装傻,你要挟帝仁的股东们来此,逼迫他们签股份转让的合同,又命人阻碍祯儿回国,连主宅都在你的控制中,你还要装什么不知道!”

淡淡扫了眼一地的碎片,赵珏依然没有动怒。“真不愧是八弟,我的所为你都知道的差不多了。但是……”话音一转,赵珏唇角含着阴冷的笑意,继续道。“你又是否知道,我把展大队长困在襄霄,还派人上了三楼?”

瞳孔猛的一缩,虽然赵珏没有明确说出是哪里的三楼,但赵德芳十分清楚他指的是哪里。原以为赵珏只不过是监视那边,却不想他真敢有所动作。也是,既然他们能阻挠赵祯的行动,又怎会放过更好对付的赵祺?暗了眸光,赵德芳沉声道。“你这样做就不计后果了?”

“哈哈哈!”大声的笑了数声,赵珏显得十分愉悦。“这一切马上就都是我的了,我还要担心什么后果?倒是你们才该想想忤逆我的意愿,都会有什么后果!”

“是吗?”淡淡地回复了这两个字,赵德芳便不再言语。而且从他进门后,也没去管股东们。他知道,这一切并不能怪这些股东,他们也是被迫的,更何况,到现在他们也没签下自己的名字,不管是否为了自己的利益跟安稳日子着想,他们还是站在赵祯这一边的。至于现在,也只能继续委屈他们受胁迫,凭他一个人帮不到他们。

奇怪于赵德芳只说了“是吗”之后就一声不吱,目光也没留给过那些股东们,赵珏直觉有问题。将一切仔细过了一遍,不认为还有什么疏漏,这才放下心来。眼睛瞄向那些股东,见他们都望着赵德芳,希望他能再说些什么,心中不免嗤笑,将希望放在赵德芳身上,这帮股东们也是病急乱投医了,没看出他这个八弟已经自身难保了吗?

就在赵珏得意之际,打算继续催促各个股东们,突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顿了一顿,赵珏拿出手机,见是一个手下打来的,想是要报告进展,于是按了接听。刚听了没几个字,赵珏的脸色便陡然一变,抬眼看向赵德芳,然而从他面色上看不出什么,赵珏沉吟了一会儿,低声吩咐几句将电话挂断。

谁知电话刚挂断,还没放下,就又响了起来,这次是负责另一项任务的手下打来的。连忙按下接听,赵珏阴沉着脸色听完对方的报告,忍不住骂了句“废物”,让他们继续跟踪后,将手机摔到办公桌上。也不知是不是商量好的,第三通电话紧接着响起。烦躁地重新拿起手机,这回赵珏都没看是谁打来的,直接按了接听。电话里的内容估计并不合赵珏的意,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不发一语地挂断电话,赵珏站起身,铁青着一张脸对赵德芳道。“你早就知道是不是?”

赵珏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倒没让赵德芳感到莫名,看他那一脸怒容,就算赵德芳不知道电话内容是什么,也能猜出个大概。心里松了口气,不过赵德芳面上却不显,很淡然地反问。“我知道什么?”

“别给我装蒜!”用力拍了下办公桌,赵珏咬牙道。“赵祺那面,你是不是派人去增援了?还有赵祯那里,他现在的行踪成迷,难道不是你出手相帮?而且你还通知了警方,他们现在正在襄霄翻找我的罪证!好在我早有准备,他们翻不出什么。”

果然,跟他所想的差不多。被赵珏证实了心中的猜测,赵德芳更加平静。“你所说的那些,我一概不知。”这话可不是为了敷衍赵珏而随口说的,赵德芳确实不知道那些事。这一切都在他们的侄子,也就是赵祯的掌控之中。是他早就做好了安排,只不过赵珏没有发现罢了。还把赵祯当成不谙世事的孩子,这就是赵珏最大的失败。

“不知?好一个不知!”扭曲了面容,赵珏掏出手枪,对准一位离他最近的股东,狠厉地道。“赶紧签上你的名字!”只要这些股东们都签好了名,帝仁就是他的了,他也不算输,之后再处理他的两个侄子,还有反抗他的那些人就好。

帝仁正门前,一辆黑色轿车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对于这突然冒出来的陌生轿车,保安虽然疑惑,但也保持了应有的礼节,提着小心上前。还不待保安靠近,轿车后座的门就已经打开,身穿米色西装的男子走了下来。保安见状,立即打招呼,并退到一边让路。

跟着男子下车的,加上司机还有三个人,他们四人一同走进总裁专用电梯,一路上并没有人敢阻拦他们。到达所要去的楼层后,四人走出电梯,却被眼前的景象弄得一愣。米色西装男子的身后迅速走上来一位黑衣人,把他挡在身后,而一边的白衣女子缓步上前,插进了赫连鹏与葛青之间。

见到突然冒出的白衣女子,赫连鹏眯细双眸,语带不屑地打着招呼。“欧阳师妹,真没想到,不理世事的你,也会插手这种纷争。而能请得动你,说明你身后的人本事果然不一般。”


信我,我真的打算三十章完的,但是……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