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现代】当时只道是寻常 三十一中

三十一中

赵珏的这句问话可谓有些恶毒。众所周知,赵祺之于帝仁的地位,虽说也是总裁,但因着他身体的缘故,从不参与任何决策,都是赵祯决定后,再给他签字,他这个总裁可以算是名存实亡。私底下大家都在猜测,赵祺什么时候会主动退位,或者被赵祯赶下台,毕竟在利益面前,父子都有可能反目,又哪有什么亲兄弟?如今赵珏故意说出这句话,又被离得近的股东们看到事实,尽管他们此时都自身难保,却还是犯起了嘀咕。

耳听着那些股东们的窃窃私语,白玉堂一挑眉,觉得有些好笑。这些股东们也不看看这都什么时候了,自己的地位都快不保了,还有心思去管赵祺的事。看来是赵祯的出现给他们吃了定心丸,根本没考虑若是再有意外发生会如何。不过这本就是赵家的家务事,与他没有半分关系,他只看着发展就好。

对于赵珏挑衅的话,赵祯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他只是扫过署名那栏一眼,然后合起文件,就重新看向赵珏。“六叔的话真真毫无道理,难道就因为祺儿没有签名便说我夺权?既然这样……”把文件递向身后,赵祯并未回头,而是一直看着赵珏。“那就让祺儿先签上名字,再交给六叔。”

上前一步接过赵祯递来的文件,展昭将其摊开,取出随身携带的钢笔,在众目睽睽之下签上了“赵祺”两个字,然后递还给赵祯,一语不发地又退回原位。一切是那么的理所当然,好似他做过无数遍一样。

在展昭拿出钢笔的时候,因为他迈步上前的动作而注意他的白玉堂便感奇怪。当看到展昭落笔时,奇怪又变成惊讶。而待展昭收笔后,惊讶就变为了疑惑。展昭的字迹,不,正确的说,应该是赵祺的字迹,尽管白玉堂见过的次数不多,却也能一眼认出。按理说,到现在这个时刻,已没必要找人代赵祺签名,这只会给赵珏增加筹码,以赵祯的为人,不会做这种蠢事。这也就是说……狠瞪着自签名后就站在赵祯身后的展昭,白玉堂暗自磨牙。他就说这猫不可能只是个保镖队长,但他最多以为展昭是助理一般的存在,却没想到他竟然有这么一层身份!

接过展昭递回的文件,赵祯并未看上面的签字,就这样重新摊开在赵珏的面前。唇角挑起一个细小的弧度,将文件向赵珏的方向推了推,赵祯示意他看着文件。“六叔这回满意了吧?”

低头扫了一眼那个所谓的赵祺的签名,赵珏倒没急着开口。对于赵祺的签名,他自然是认得的,展昭的字无论从哪方面看,都与以往赵祺的签名一模一样。这说明了什么?是展昭模仿赵祺?还是一直都是展昭代替赵祺签字?亦或是……止住最后一种可能,赵珏抬眼看向赵祯,语带怒火。“你耍我?”

“祯儿怎敢戏耍六叔?”慵懒地倚靠着椅背,赵祯将右腿搭在左腿上。“按照六叔的要求,祺儿已经签了字,现在该六叔履行文件上所写的内容,待交接过后,六叔就回祖母那里吧,机票祯儿已经替你买好了。”

“什么‘祺儿已经签了字’,你让你那个保镖随便划两下,就算是祺儿签了字?”一手指着展昭,赵珏怒声道。“如此明目张胆的欺骗,连掩饰都懒得做,你真当我们这群人是白痴不成?”

顺着赵珏所指,赵祯回头望了望展昭,又扫视了一圈各位股东。股东们虽面带疑惑,却不似赵珏这样反应激烈。暗自点头,赵祯很满意股东们的反应,就算面对这么震惊的事态,他们也没跟赵珏站在一边,向他质问原因。

不过,满意归满意,如果他不能解释这件事,那么就算股东们不站队赵珏,也会逼迫他退位,再上报给老太太知晓。当然他不怕什么,但该说的还是现在说清楚为好。更何况,事到如今也没必要再隐瞒什么了,不然他也不会当着所有人的面来这么一出。

既然已经决定要把一切说开,赵祯也就不再跟赵珏打机锋。站起身走到展昭旁边,把人向前一推,然后说道。“忘向六叔说明了,昭就是赵家的另一位当家,帝仁的另一位总裁,与我有同等的地位,亦是我的亲弟弟,赵祺。”

赵祯的一句话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别说赵珏没反应过来,就是股东们也个个懵了。如果是以前赵祯这么说他们还可能相信,然而在赵祺真正露面后他还这么说,就不免让人想的多了。回过神的股东们来回打量着赵祯与展昭,虽说两人大体长相有差异,但若仔细观察,倒也能发现相似之处。可只凭这个,无法说明什么。

股东们的反应还好,毕竟都是老油条了,有什么疑惑也不会当场发作,最多提出质疑。只是现在却不是发问的好时机,况且他们也清楚,就算他们不问,也会有人憋不住。

股东们那所谓的“有人”自然指的是正站在主位上的人。没有愣神多久,赵珏很快就恢复正常。瞪视着赵祯,赵珏怒极反笑。“你还真当我们是白痴?祺儿早都露过面,你竟然说这个展昭是他?”

没有急着做出解释,赵祯越过展昭重新与赵珏面对面,然而还不待他开口,一道声音先一步插了进来。“六叔说的祺儿可是指我?”

  


猫的真实身份揭晓~

大家猜对了么(废话)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