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一



近日,坊间传得沸沸扬扬的事情就是昔日江湖中的南侠入宫当了御前四品带刀护卫,对于此事,各人褒贬不一,然终究是气愤者居多。这其中就数五义最为无法忍受,因为那小皇帝偏偏赐了展昭御猫的名号。想他们五义自称五鼠在前,此时又蹦出来一只御猫,这不明显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吗?然而这毕竟是皇帝亲赐,他们也不能如何,但五鼠中最小的锦毛鼠白玉堂却无法咽下这口恶气,于是便瞒了四位结义兄长,独自上京去找那御猫的晦气。

不用多加打听,白玉堂很轻易就来到开封府门口。打量着威严的府门,白玉堂却没有按照正常的顺序由大门走入,而是绕到一处人烟稀少的地方,脚尖轻轻点地,稍稍用力就从围墙上方翻入府内。

探查到某只猫的猫窝,白玉堂虽然很想马上闯入,然而他却感觉到里面并无人的气息,也就是说那猫并不在府中。想到此时正值早朝时分,那猫肯定是去皇宫陪伴主人了,不在府中也是正常。不想让自己就这么白来,白玉堂转而又潜进书房,不客气地拿起桌案上放置的文房四宝,几笔写好心中所想的内容,然后又回到猫窝外。

这一回,白玉堂直接踹开房门,将写了字的纸张放在屋中的破桌子上,再拿起一个茶杯压住一角,确定不会被风吹到地上,又确定能让那猫看到后,白玉堂这才大步踏出猫窝,向着醉仙楼的方向走去。

坐在醉仙楼最大的雅间中,白玉堂懒懒地斜倚在窗边,边品尝着醉仙楼有名的陈年女儿红边等待着天黑。他给那猫的纸张上所写的内容大概是约他在今夜亥时初,于汴梁河边一战。一想到今晚可以与那猫一战,白玉堂就有点等待不及,希望天马上黑下去。

虽然在等人的期间总感觉时间是漫长的,然而因为有了超级好的心情,再加上可以边品尝最爱的上等女儿红边思索着晚上如何戏猫,所以白玉堂并未觉得时间过得太慢。望了望天色,此时已经过了亥时,白玉堂不紧不慢地又为自己倒了杯佳酿。那臭猫害得自己白跑一趟,那他就让他多等一会儿。

直到已经过了亥时三刻,白玉堂这才灌下杯中最后一口佳酿,慢腾腾地起身,由暂住的客栈飞身出去,赶往汴梁河边。本以为会看到一只等了多时,早已不耐烦的官猫,却不想等他赶到目的地后,那里别说是猫了,连猫毛也没看到一根。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是那猫等得不耐烦,所以一个人先回去了?还是说那猫根本就没来赴他这个约?不管是哪个理由,这都足以让白玉堂气愤难当,当即也不管此时是什么时辰,白玉堂稍稍提气,运用轻功直冲向开封府。

来到猫窝前,虽然白玉堂很想一脚踹开房门,但想了想,他还是忍下心中的怒火,不发出一点声音地推开房门走了进去。本想质问那猫为何爽约,再将他约出重新决斗,然而当白玉堂借着月光看清屋内的情况时才惊讶地发现,这屋子中根本没人,再观察了下四周,白玉堂又发现这里与他之前离开时并没有什么改变,就连那张纸张也完好地,没有任何变化地依然被压在茶杯下。看到这里,白玉堂不禁奇怪,难道那猫根本未曾回来过?

压下心中的奇怪,白玉堂夜探了开封府,结果自然是没找到猫踪,最后在无奈之下,白玉堂隐匿在书房外,希望可以从依然在处理案子的包拯与公孙策口中得知那猫的去处。可惜一晚上过去,白玉堂也没听到任何有用的消息。

暂时离开开封府,白玉堂回到客栈,简单梳洗一番,然后叫来店小二,让他帮自己去打听那猫的去处。店小二这一去一回倒也快,并未用多久的时间就把展昭的去处打听好了。从店小二的口中,白玉堂才得知他想找的那只猫前些日子回乡祭祖了。难怪他会扑了个空,原来那猫根本就不在这汴梁。想到那猫回老家祭个祖并不会用多少时间,于是白玉堂耐着性子,没去寻他,只在这汴梁待猫,等那猫回来,他再与他一战。

一连等了十日,依然不见那猫回府,白玉堂又派店小二去打听,结果得知那猫除了祭祖,半路还要去探望一位朋友。猜测他应该会在那位所谓的朋友那里多待几日,白玉堂又耐着性子继续在汴梁里待猫。

然而,当白玉堂又等了五日后,还是不见那猫回府,他的耐性已经快要用完。在听过他第三次派去打听消息的店小二的回报后,他再也没有耐性继续等猫。

因为那猫在回来的路上被一个极为复杂的案子绊住,当地县官在向上申报后,已经由包拯接管此案,他已下命要展昭务必将案子查个水落石出。这样一来,等那猫回来更不知要到什么时候。

想到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那猫戏耍,白玉堂哪能咽下这口气?因此在一怒之下,白玉堂夜入开封府盗取了御赐三宝回到陷空岛,并留诗指名要展昭独自一人前来卢家庄,他才会将三宝奉还。

骑着爱马奔跑在回陷空岛的路上,白玉堂唇边挑起一抹意义不明的笑容。臭猫!你如此戏耍白爷,看白爷还不全部还于你身!你就等着接招吧!一想到待那猫来到陷空岛就会任由自己摆布,白玉堂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立即回去。

  

我觉得,盗三宝前后的事情才最好玩~~~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