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七下

七下

白玉堂的话一落下,其余两人都愣在原地,不过各自的原因不同。展昭不知自己什么时候成了那小白鼠的仆从,这一点还是次要的,关键是他这么安排究竟想要做什么?是只为了在他家的下人面前故意整自己,还是……?

这边展昭皱眉正思索到一种可能,那边白福也是满腹疑惑。自家爷的起居向来是他一个人照顾,一是因为习惯,二是因为自家爷向来喜洁,从不愿让别人碰他的东西,就连其他的下人也不让碰。爷今日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让一个新来的人照顾他的起居?难道这人有什么特别?

如此想着,白福转头又仔细打量了展昭。很普通的长相,没有任何特点,身上的衣服虽然粗糙,但却很干净……将展昭细细打量了四五遍,白福还是没发现他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实在不明白爷怎么会有这样的安排。然而主子的安排并不是他一个下人能够质疑的,所以尽管白福心中充满疑惑,却还是听命地在前面为展昭带路。

顿了一顿,展昭还是跟了上去。不管白玉堂是有什么打算,只要到时由自己出面探听消息就好。不过安全起见,他还是小心为上。只是让自己住在白玉堂的隔壁……更紧地皱起双眉,这样可不方便他独自外出。离得这么近,只要有一点动静白玉堂就会听到,那他还怎么一个人暗探?他必须得让白玉堂给自己换个房间!拿定主意,展昭紧走两步追上白玉堂,打算马上就跟他说清楚。

听完展昭的请求,白玉堂自然清楚他心里在想些什么。想避过白爷自己好偷溜出去?哼!很好!自己便如他所愿给他换个房间!将白福挥退下去,白玉堂亲自带着展昭绕到后院,去到一处稍微偏僻的屋子,将人安排在那里。

环顾整间屋子,展昭发现这里装饰得十分奢华,根本不像给他这种所谓的仆从居住的地方。不明白白玉堂这回又是搞什么新花样,反正展昭不打算住在这里,虽然这个房间地处偏僻,也方便他进出,然而他总觉得这里并不适合他住。白玉堂会这么好说话的给自己换了间房间?他可不信!从这一路中走来,那小白鼠不跟自己对着干就不错了,还会这么听自己的?不能说这里是否有什么阴谋,总之他还是另外要一间简朴点的房间就好。

想找白玉堂再为自己换间房间,然而当展昭一回头,却发现白玉堂不见了踪影。微微思索,展昭决定先暂时待在这里,等他去外探查完后,再找白玉堂说明。拿定主意,展昭先将随身携带的包袱放好,然后便出门打算去探查一番。

刚转至前院,还不待展昭走向大门就被早就等在那里的白福一把抓住,接着便将他拖向浴房,然后对着展昭道。“白猫,刚刚爷吩咐你为他烧洗澡水,柴火都放在一旁的柴房里,你赶紧将水烧好,等爷来洗,我就在前院,有事唤我即可。”

说完这些,白福便先一步离开了。边走还边在想着,也不知那个究竟是什么人,刚被爷收来就让他贴身伺候,而且还赐给他“白”姓,虽说那名字是古怪了些,好好的一个人,爷为何要给他起名叫“猫”?回想自己初听到时,以为是自己听错,唤成白毛,结果被爷一通训斥。当时自己还在奇怪,爷不是锦毛鼠么?为何给自己的仆从起个带“猫”字的名?算了,这些事不是他一个下人可以管的,他还是不要好奇才对。

展昭在白福向他说出让自己为白玉堂烧洗澡水时就在愣神,直到他走了以后才猛然反应过来。白猫……是在唤他?他的化名什么时候变成白猫了,他自己怎么不知道?而且,要他烧洗澡水?那小白鼠真将自己当仆从使唤了?他以为他们来此是干什么的?是了,他忘记本来就只是他来这里有事,跟那小白鼠完全没有关系。

扫了一眼浴房,展昭唇角挑笑。让他烧洗澡水是吧?很好!那他就给他好好烧一桶洗澡水!转向一旁的柴房,展昭大步走了进去。

当白玉堂来到浴房,准备检查展昭的工作时,面对着一桶的热水,脸色黑得可以跟包大人媲美。怒而冲出去寻猫,结果将整座院子翻了个底朝天也没看见一根猫毛,问过白福,他这才知道那猫已经出门,估计是去探查消息了。

紧了紧双拳,白玉堂硬是扯动了唇角,上扬起一个细小的弧度。臭猫!别以为你躲出去白爷就拿你没办法,来日方长,咱们走着瞧!说不定今晚……白爷就能要你好看!想到这里,白玉堂松开紧握的双拳,吩咐白福再重新烧一桶洗澡水。

金乌坠地,玉兔东升,在外探查了半天消息的展昭这才由外面回来。进入白府,展昭发现整个宅院异常安静,不禁挑了挑眉。今日自己那么整那小白鼠,他竟然没在院中等着自己好来报复?这可不像他的作风,或许还有什么陷阱在等着自己,他可要小心应对。

一路无事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展昭心中充满疑惑。难道是自己想错了?然而这一想法并未持续多久,待展昭推开房间的房门后,他这才明白,自己的猜测并没有错。

望着那正躺在床上,头枕着交叉的双手,惬意地翘着腿上下摆动,等着自己回来的小白鼠,展昭皱眉问道。“白玉堂,你在这里做什么?”



感觉自己越来越懒了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