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十三下

十三下

“你说……什么?”说着这话的时候,白玉堂还带着犹疑。他向来自信自己的武功内力,当然也不会怀疑自己的耳力,然而现在是怎么个情况?他也中毒了么?怎么会出现幻听?这猫的师姐要他做什么?脱……衣服?难道她不知道男女有别么?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不赶紧救治那猫,要他脱衣服作甚?从她进来开始除了为那猫施了针外,就只喂了一个药丸,这样也算解毒了?

不耐烦地斜了一眼白玉堂,棠蕾没好气地道。“烦死了!你是要自己动手还是要本姑娘亲自来?”一句话说完,见白玉堂还是没有动作,棠蕾也懒得跟他浪费过多的时间,“腾”地一下站起身,向前跨了一步来到白玉堂面前,伸手就去扯他的衣服。

这一下就算白玉堂没反应过来,也得惊得跳起来,不过因为展昭还靠在他胸前,所以白玉堂也只是紧紧地抓住被棠蕾揪起的那处。“你在干什么?!”怒瞪着棠蕾,白玉堂沉声问道。他还真没想到那猫的师姐竟敢动手要脱他的衣服!这还算是女人么?

“哼!真没想到,你不光耳朵不好使,连眼睛也有问题!本姑娘这么明显的动作你还看不懂?或者其实是你的脑子坏了?”用了用力,没能扯开白玉堂的衣服,棠蕾这次干脆用上内力。果然,这回就好多了,一下就扯碎了白玉堂的衣服。

“你!”看着棠蕾手中那块白色的碎布,再看了看自己裸露的前胸,白玉堂这回可是真的动怒了!之前他并未想到棠蕾会动用内力,自然也就没有防备,这才着了她的道。这一次,他可不会轻易饶了那猫的那个师姐!

轻轻放下展昭,白玉堂也催动内力,准备好好教训教训棠蕾,然而还没等他出手,突然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自胸前传来。低头看向气味的来源,白玉堂惊讶的发现,自己胸前衣服破碎的地方正一点点向四周腐蚀。这是什么?来不及多想,白玉堂赶紧扯下衣服,摔在地上。现在,他可是如棠蕾所愿地脱下了衣服,赤裸着上身。

看着白玉堂现在的样子,棠蕾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开始脱展昭的衣服,并边脱边对着快要气炸的白玉堂道。“怎么样?本姑娘的腐蚀粉很好用吧?叫你不乖乖听话,早脱下衣服不就好了?”

“你到底要做什么?”咬牙忍了忍,白玉堂终于暂时压下怒火,尽量平心静气地问。在看到那猫的师姐又开始脱那猫的衣服,白玉堂多少冷静了下来。想来那个什么棠蕾这么做该是与救那猫有关?可她不说明白他又怎么知道?所以只好自己张口询问了。

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棠蕾想了想,还是开口回答了白玉堂,毕竟还需要他帮忙救治师弟。“你也看到了,我这个笨师弟中了三种毒,不管是能不能解,都得先把毒逼出来。我刚刚已经用银针把他的毒都集中起来,现在只需你用内力帮他逼出就好,这也是我要你留下的原因。因为要逼出我师弟的毒太费体力,如果我来就没精力制作解药。”

将展昭的衣服脱下放到一边,棠蕾接着道。“当然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我跟我师弟练的是阴柔派的武功,用同样的内力逼毒效果不佳,而你所修的武功是阳刚派,正好两相相抵,虽然逼毒的过程会让师弟痛苦,但却能确保将毒逼出。不过,在逼毒时你们两个必须赤裸着上半身。”

“如果是这样,你怎么一开始不说清楚?害得白爷还以为自己出现幻听!又白白损失了一件衣服!”听到棠蕾的解释,白玉堂终于明白为何她要他脱衣服,然后又帮那猫脱衣服。

无奈地翻了个白眼,棠蕾扶起展昭,让他先靠在自己的胸前,这才回道。“谁知你连这个都不明白?亏你还是卢夫人看着长大的,怎么连她半点的医术都没学到?况且,哪个女子没事要男人脱衣服?就算本姑娘有这个古怪的癖好,也早就看够了男人的身体,对你也不起兴趣。”说完,棠蕾认真地打量了一下白玉堂的上半身,不屑地撇嘴。“相比之下,本姑娘更喜欢师弟的身体!”

紧紧握住双拳,致使手背青筋根根突起,白玉堂是努力再努力,才没一个冲动动用武力。恶狠狠地瞪着棠蕾,白玉堂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废话少说!赶紧告诉白爷怎么才能逼出那猫体内的毒素?”

淡淡地瞥了眼白玉堂依然未松开的拳头,棠蕾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用下巴点了点床铺道。“首先你得先过来!不然你还想隔空逼毒么?我是不在意这样试试,就是不知我这个笨师弟能不能撑到你把毒逼出。”

没有立即行动,白玉堂站在原地深呼吸了几次,感觉自己胸中的怒火强压了下去,这才迈步走到床铺边上,按照棠蕾所点的地方,坐在展昭的身后。

见白玉堂已经做好准备,棠蕾将自己师弟的身体扶正,接着要白玉堂盘膝坐好,然后指点他如何运功逼出展昭体内的毒素。

期间,展昭的身体因为承受不住体力两股相反的内力互相冲撞,几次脉息紊乱,唇角溢血,甚至呼吸停止,心脏停跳。好在棠蕾事先给他服下参丸吊着他的命,又在危机时刻以银针刺激他的心脏,让其恢复跳动,这才保住了他的性命,直到解毒结束。虽然在解毒过程中展昭被这两股内力相斥而重伤,不过这对棠蕾来说不是什么问题,关键是大部分毒被逼出体外,这就够了。
  



嘿嘿~可爱的师姐~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