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风】齐心再合力,风过必有痕 四下

看文之前请一定要看作者的废话!

1、作者没玩过游戏没看过原著,所以很大程度会OOC,我尽量不会

2、如果有BUG请忽视,就当作者私设了QAQ,剧情上的还请告知,我会改正

3、这篇文主撸游戏剧情,作者会添砖加瓦,凭自己脑洞扩写,不适的亲请止步

3、原创人物肯定会有,不会怎么治病啊,虽然不一定能治好(喂

4、虐是肯定会有的,虽然作者本人不觉得虐(鄙视

5、想到再补充吧



看过别的太太写的文,发现自己的就跟乡村爱情版似的_(:з」∠)_不,我不是对乡村爱情有什么意见,就只是觉得自己的好小儿科。

最近因为同事玩抖音(没打广告的意思),被迫被安利了《离人愁》,听过后有些上瘾啊,而且,越听越想写BE,已经脑洞了三四篇了。最重要一点是,这篇都心动想BE了= =所以最近不听了(胡说,明明是耳机换了,新的撑得耳朵疼才不听了



四下

 

“中了毒是什么意思?”一把揪住柳圣学的衣领,高亚男微微提高了音量。对于柳圣学所说的中毒,高亚男其实已经信了七八分。如若不是中毒,一向温文尔雅的风师兄在比斗时也不会如此反常,以往就算下狠手,也不会用致人死地的招式。

 

但让她无法相信的是,风师兄为何会中毒,又怎么中的毒?说不定是柳圣学学艺不精,风师兄其实并没有中毒,他只是因为之前与齐师兄的口角之争过于激烈,情绪又过于激动,才会在比斗时怒意依然正盛,出手才不留情面。尽管她也知道这个可能性不大,却仍抱着一丝希望。

 

“字面意思。”没有被高亚男的气势所吓,柳圣学一点点扯回自己的衣领,然后用有些不太确定的语气道,“或许不该说是毒药,应该说迷药?致幻药?更为贴切。”

 

“你是说……?”高亚男退后几步,碰到身后的椅子,便顺势坐下。如果是迷药或者致幻药倒也能说得通风师兄的反常,但是……“不对,不管是什么药,风师兄是什么时候中的?他这段时间并未离开华山,也不可能有人潜入进来给他下毒,更何况给风师兄下毒又有何用意?”

 

“你的这些问题我无法回答。”柳圣学理了理衣领,没理会众人,迈步走出房间。他又不是办案的官差,哪能猜出下毒人的心思?或许那人与风师兄有私仇,或许是想对付华山,却正好让风师兄中了招。这些都不是他目前最想知道的,他只是医者,这些问题自有人头疼。

 

“你去哪儿?”见柳圣学话说一半就离开,高亚男起身追出去,却发现他并不是去看风师兄,反而走出鸣剑堂。高亚男心下疑惑,不由问出声。

 

“去风师兄的房间。”远远地丢下这句回答,柳圣学的身影很快消息在高亚男的视线中。他虽不是官差,管不了下毒人是什么心思,但他可以查出风无涯到底中的什么毒。去他的房间说不定能找到线索,如果运气好,还能找到被下了毒的食物或者酒水或是其他什么。这样他就能知道风无涯到底中的什么毒,也能研究出解药。

 

去风师兄的房间?听柳圣学这么说,高亚男一时没反应过来他去风师兄房间是要做什么。他不该在鸣剑堂配置风师兄的解药么?解药?对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弄明白原因,高亚男边喊着“等等我”,边跑出去追上柳圣学。其他人面面相觑,忽而意识到什么,也纷纷起身追了上去。一个个都挤进风无涯的房间,柳圣学嫌弃人太多,把他们都赶了回去,只留下高亚男与云飞卓。

 

房间里的摆设该是与比斗前一般无二,没人前来收拾过,毕竟酒坛还摆在桌面上,另有三坛是空的,歪倒的也没被扶起。柳圣学也没检查别的地方,先拿起空酒坛,里外看过一遍,然后取出随身携带的瓷瓶,拔掉木塞,从中倒出一点液体。

 

隔了一段时间再观察,那液体果然有了变化,至此柳圣学可以肯定,有问题的就是这些酒。他赶紧拍开没拆过泥封的酒坛,倒出一些酒液,专注地研究起来。

 

从柳圣学一系列的动作中,高亚男看出其中的门道,附在云飞卓耳边小声吩咐几句。云飞卓了然地点头,转身推门出去。

 

听到身后的动静,柳圣学没说什么,也没关心云飞卓究竟去做什么,只是让高亚男也不必在这里等着,待他有了结果,自会告诉他们。

 

犹豫了一瞬,高亚男还是决定留下来。帮不帮得上忙另说,她迫切想知道结果。不管是毒的名称,还是有没有药可解。

 

高亚男愿意留下来,柳圣学也没再赶她,继续专注于研究手中的酒液。其实在之前验空酒坛时,他就已经有了猜测,这回不过是进一步证实自己的猜测而已。

 

见柳圣学不再赶自己,高亚男拖了把椅子坐下,做好等到天明的准备,哪想到不足盏茶的时间,柳圣学就有了答案。她当即拖着椅子来到柳圣学身边,等着他说结果。

 

柳圣学也没卖关子,更没像之前那样等人多时再开口,当高亚男询问时,他很自然地就回答:“不过是一般的迷药,这种迷药轻易就能使人情绪激动,进而暴怒,再失去理智。如果中药的人正在与人交手,那么就会把对方当成死敌,不把对方杀死决不罢休。若是正与人聊天说事,也迟早因意见不和而大打出手。”

 

听了柳圣学的解释,高亚男便明白了齐师兄跟风师兄为何如此反常。想到齐无悔,突然意识到什么的高亚男急切询问:“那么说齐师兄也中了此药?他还没有解药,就这么离开华山,会不会……”

 

“不会。”知道高亚男想说的是什么,柳圣学先一步截断她的话。尽管这有些不礼貌,但他现在对齐无悔可没什么好感,“这种迷药其实不用解,时间久了自会失效,就是在这段期间有点麻烦而已。假如他自己能意识到,从而控制住自己的脾气,也没什么好担忧的。”

 

知道这种药不解也没什么太不了,高亚男多少松了口气,内心升腾起的担心好歹放下一半,转而她又关心起其他问题,“是谁在酒里做了手脚?”

 

“这事不归我管。”柳圣学还是一个态度,他是医者,不是官差。既然弄明白风无涯身上的药是什么,尽管不用配解药药效迟早会消失,他也得赶回去配出解药。一是以防还有人中药,二是还是要给风无涯解毒,毕竟他现在的情况特殊。

 

收拾了自己的物件,柳圣学也不管高亚男,自顾离开风无涯的房间。不过在离开前,他还是要高亚男处理了这些没开封的酒,免得被误喝,也提醒她要其他弟子来鸣剑堂检查一下,看有没有其他人也中了招。

 

柳圣学交待的事高亚男也清楚其中的厉害关系,自是不会懈怠,就算柳圣学不说,她也会把一切都做好,还会查出究竟是谁在酒里下药。

 

对于能不能找到下药之人,背后又有什么阴谋,柳圣学并不关心,反正这事也轮不到他来操心。尽管柳圣学也是华山弟子,但他主攻还是医学。对于不擅长的事,柳圣学一向不理。他现在最重要的是研究出解药,同时照顾好风无涯。

 

回到鸣剑堂,柳圣学去看了眼风无涯,见他没有异样,又为他把了把脉,确定情况稳妥后,才回到自己的住处,先小憩一会儿,准备天明时再开始研制解药。

 

说是小憩,不过柳圣学一躺下,就熟睡过去。毕竟累的狠了,就算有功夫也抵不住疲劳,一放松下来疲惫更甚。这一睡就远远超过了预定要起的时间,不过好在他及时被吵醒了。

 

按了按突突跳的太阳穴,尽管很感谢把他吵起来的人,但柳圣学的情绪还是很暴躁。不顾只穿着里衣,柳圣学打开门,看也不看外面的情况就大吼:“都闭嘴!”

 

把一众人等都吼愣了后,柳圣学才看清围在鸣剑堂的都是何人。原来是接到消息,前来解毒的华山弟子们。因为还没查清是谁在酒里下毒,喝过酒的弟子们也不确定自己是否中药,就都来找柳圣学解毒了。

 

抚平额角的突起,柳圣学压着脾气没有再吼出什么。让一众人等在外面等着,他返回屋里,胡乱套上外衫就开始配药。幸好他宿在药房里,不用多浪费时间,不一会儿便配好了解药,把一众弟子们都打发回去。接着转到风无涯的房间,再次确认他情况稳定后,把解药也给他灌了下去。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