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三上

三上


对于白玉堂的性子,几乎是从小将他看到大的闵秀秀自是十分地清楚,所以她并不认为是白玉堂如何了,也就没要卢方他们也跟着去。果不其然,还未进到白玉堂的房间就听到他中气十足地唤住白福,说要亲自来找自己。这样一听,闵秀秀就更加肯定不是白玉堂受伤中毒,也就有心思戏谑两句。


“大嫂!”见到闵秀秀出现,白玉堂也顾不得反驳她说自己“在外闯祸”的话,赶紧将人拉至自己床铺的边上,要她给那猫好好检查检查。其实也不能算白玉堂顾不上反驳,毕竟那猫会这样也多多少少与他有关,虽不能说是闯祸,但他还是觉得有些心虚。


一见展昭的情况,闵秀秀立即沉下脸来,也没空去想为何他会在自家五弟的房间,又在他的床上躺着,赶紧抓起展昭的手腕诊脉。随着诊脉的时间越长,闵秀秀的脸色就越见难看。轻放下展昭的手腕,闵秀秀由怀中取出一个白色瓷瓶,从中倒出一枚药丸塞入展昭口中,刚想吩咐白玉堂去她那里把药箱取来,早就想到这点的白福已经机灵地取了药箱,一见她转头便恭敬地递上。


快速打开药箱,把里面装着银针的布包取出,一手解开展昭胸前的衣襟,一手拈起一根银针,看准穴位,稍一用力扎了进去。一连扎了七针,闵秀秀方住了手,擦了擦额角的汗珠,稍作休息。


见她得了空,一直不敢有所打扰的白玉堂立即趁着这个时候开口询问。“大嫂,这猫……”顿了一顿,似是觉得这个称呼不适合对闵秀秀提起,白玉堂又改口道。“我是说展昭,他究竟得的什么病?”


还不待闵秀秀回答,卢义在此时敲门进来,恭敬地说道。“禀告大夫人,五爷,刚刚有位姑娘要求见展大人,现正在聚义厅等候,大爷要小的来问问,是否请展大人出来见见那位姑娘?”对于白玉堂用计将展昭诱到陷空岛一事,卢方等人已经知晓,只是不知展昭此时的情况,以为他正被五弟困住,所以才要卢义先请示一下,要白玉堂将人放出来。说完卢义才看到躺在白玉堂床上的展昭,一时竟怔在原地,没了反应。


没去理会呆愣在原地的卢义,白玉堂望了眼依然没有醒过来的展昭,对着闵秀秀道。“我先去前面看看,然后再将人打发回去。”说着就要离去,然而闵秀秀却将他叫住,她觉得还是由她前去比较稳妥。反正展昭身上的银针还得一段时间才能拔除,她离开一会儿不会有什么问题。


交代白玉堂好好看着展昭,闵秀秀带着还未回过神的卢义前去聚义厅。来到大厅,闵秀秀看到一位身穿水蓝色衣裙的姑娘,正焦急地望着她来的方向。不见展昭随后出来,那姑娘几步来到闵秀秀面前,施了一礼后询问。“卢夫人,怎么不见我师弟前来?”原来这姑娘竟是展昭的师姐?


“这……展昭他……”没想到来人竟是展昭的师姐,闵秀秀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总不能告诉人家,你的师弟现在我们岛上出了状况?


见自己的夫人迟迟不肯说出展昭为何没来,卢方猜测可能是自家五弟不肯放人,正犹豫着是否该说出真实情况,就在这时,似是清楚闵秀秀为何说话吞吞吐吐的姑娘先一步开口说道。“卢夫人,可否近一步说话?”看闵秀秀并未反对,那姑娘上前一步,稍声说了什么,然后就见闵秀秀震惊地瞪大了双眸,然后说道。“请随我来。”之后,两人一前一后离开了聚义厅,弄得其余四鼠面面相觑,不明所以,只好唤来卢义询问详情。


另一边,跟着闵秀秀来到倦云居,蓝衣姑娘在看到昏迷中的展昭后,也不顾他身上扎满了银针,急急地拿出事先就握在手心的药丸,掰开展昭的双唇,将药丸塞入他的口中,然后才得空撤了他身上的银针。


看着那位从未见过的姑娘一进门便朝着展昭而去,又是喂药又是拔针,白玉堂一脸疑惑地询问自家大嫂,那姑娘是谁。白玉堂说话的声音并未刻意压低,听到他疑问的姑娘倒是替闵秀秀回答了他的问题,毕竟原本闵秀秀也不知她姓甚名谁,自然不可能回答明白。一边为展昭盖好被子,那姑娘一边回道。“小女子棠蕾,是展昭的同门师姐。”


“唐?蜀中唐门?”听到棠蕾说自己是姓棠,闵秀秀首先便想到的是四川那个神秘的唐家堡。当然,她会这么想也是有一定的原因,而这个原因自然是跟之前棠蕾对她悄声说的话有关。


“卢夫人误会了,棠蕾的姓是海棠的‘棠’,与唐门并无关系。”为展昭把完了脉,确定他暂时不会有事后,棠蕾站起身向着闵秀秀道。“卢夫人,在师弟醒来之前,可否允许棠蕾也住在此处?”


“不行!”还不待闵秀秀开口说什么,白玉堂想也没想便抢先拒绝。刚刚看到那姑娘竟然毫无避讳地就看向男子裸露的胸膛,还有意无意地轻抚而过,之后又帮他整理衣服,盖好被子。虽然明白在医者的眼中不分男女,然而白玉堂就是看不顺眼。所以一听她说要留下来,白玉堂当即张口回绝。


见那两人不解地望向自己,白玉堂也觉得自己的反应过大,于是又补充道。“这里是白爷的倦云居,要住就去住客房,白爷这里不欢迎外人来住!”






原创人物登场~~~
为了吱吱的生日,特意加她进去的,原来没这个设定。
至于是什么设定~以后就知道啦~(好像也没人关心= =)

评论(2)

热度(27)